• 快速鏈接

    當前位置: 首頁>>對外交流>>教師交流>>正文

    桂子山人文論壇222期:歐洲科學院院士比提教授剖析歌德“世界文學”概念

    發布日期:2018-06-05 09:32  作者:李順亮  點擊:

     (通訊員:李順亮)2018年5月31日下午,應《外國文學研究》編輯部邀請,歐洲科學院院士、維也納大學文學文化研究所教授弗拉迪米爾·比提在文學院做了一場題為“歌德的‘世界文學’概念:一種創傷文本的視角”的講座。講座由《外國文學研究》雜志主編蘇暉教授主持,文學院及外國語學院部分師生聆聽了這次講座。

     比提教授是歐洲科學院文學與戲劇研究分部主席,國際權威學術期刊《阿卡迪亞:國際文學與文化學刊》(Arcadia)主編,《外國文學研究》雜志編委,致力于世界主義、民族主義文學、文化批評、創傷理論、敘事理論等領域的研究,在歐洲學術界產生了廣泛的學術影響。其近著《探尋全球民主:文學、理論和創傷政治》(Tracing Global Democracy: Literature, Theory, and the Politics of Trauma, 2016)將世界主義與創傷文學的研究有機融為一體,本次講座反映了這著作的部分重要內容。

     比提教授指出,歌德的“世界文學”概念是當下國際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的熱門話題,眾多闡釋者并沒有充分意識到歌德所生活的時代和我們這個時代的巨大差異,而把歌德的“世界文學”概念用于全球地緣政治的分析。比提教授圍繞個人創傷和集體創傷展開剖析,認為歌德的“世界文學”概念源自于“自下而上”的創傷敘事,即源于歌德作品在德國的冷遇以及德國文學在整個歐洲政治文化空間不受重視的創傷,其文學敘事體現了重塑創傷群體的功能,歌德的世界主義可以被視為一種塑造民族自我的方案。

     比提教授指出,歌德提出“世界文學”時,德國仍然是一個四分五裂的國家,經受著國內市民文學的庸俗化傾向和國外英法文學為代表的歐洲民族文學對德國民族文學同化的雙重挑戰。歌德呼吁有責任感的德國作家做到三點:首先,正視他國文學的挑戰,通過翻譯引進并吸收他國(尤其是英國和法國)文學的精華,保持兼容并蓄的心態;其次,以這些國家的經典作品作為自己創作的參照物,用優秀的作品在與庸俗的小市民文學競爭中勝出,從而引導德國市民階層培養優雅、高級的文學趣味,樹立正確的文學價值觀;再次,不滿足于以英法等國的文學為最終標準,而是回溯到歐洲文學的源頭——古希臘文學,以繼承、弘揚古希臘文學為己任,將僭越歐洲文學王座的英法文學驅逐下來,從而實現讓繼承古希臘傳統的德國文學占據歐洲文學重要地位的目的。比提教授一針見血地指出,歌德在鼓勵各民族應該學會相互寬容的背后,其宗旨并不是建立歐洲各民族和平共處的盛況,而是將德國拔高為國際間文學交流的協調者;歌德從開始的消除自我的態度轉向了法國式的文化霸權——為了抵制法國文學的帝國主義,他讓德國變成了新的文化帝國主義。

     講座結束后,蘇暉主編向比提教授贈送了《外國文學研究》編輯部為他印制的專集,包含《外國文學研究》雜志發表的比提教授的論文及其著作的書評,比提教授十分高興,表示今后將在為《外國文學研究》雜志約稿和審稿、擴大其國際影響等方面付出自己的努力。


    上一條:促進改革,繼往開來——溫儒敏淺談“關于語文課程改革的若干問題” 下一條:桂子山人文論壇第220期:周憲教授剖析西方藝術史

    關閉

    lol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