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鏈接

    當前位置: 首頁>>文苑風采>>人物專訪>>正文

    【教師專訪】鄭保純老師:寄身翰墨再弘道

    發布日期:2016-12-07 01:34  作者:張唯 郭豐偉  點擊:

     “掌門今古傳奇,旗下名將無數”,《綠林記》序中友人稱之為“諸俠之師”;從早春到暮冬,簡筆勾勒田園生活,筑“草木一村”讀者追隨尋覓;走入高校,教寫作課講求科學,摸索工作坊模式,在線上被學生親切稱之為“獅虎”……“我是編武俠的木劍客,寫散文的舒飛廉,教寫作的鄭保純?!陛p描淡寫一句話,將三種身份展現在一起。他,便是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作家、媒體人鄭保純老師。

     

    重返校園:喜為學子樂為師

     結束了十余年的編輯生涯之后,鄭保純老師去蘇州大學湯哲聲先生門下,攻讀大眾文化與通俗文學的博士學位,準備重返高校。2014年10月,他回到桂子山,試講寫作與實用寫作兩門課程。  

     從雜志編輯到高校教師的轉型并不容易。學校院系領導給予了他很大的支持。他努力將文學理論與編輯工作經歷、自身創作經驗結合起來,“就像去爬武當山一樣,由烏鴉嶺出發,把一級級的臺階,回環曲折的道路,一路的樓臺亭閣都設定好,一天門,二天門,三天門,金頂,讓同學們,特別是有興趣的同學,沿著這條路出發。有一天他有了見識與勇氣,想開辟另一條新路,也能以先前的理論與實踐作為參照?!边@便是鄭老師在寫作課上反復強調的,寫作課程的有效性。在實際教學中,他采用了“寫作理論”與“學生實踐”相結合的工作坊模式。因為有與許多作家打交道的經歷,他對由愛好者成長了業余作者,再成長為職業作家的艱難“天路”很深刻的體會?!拔覀儾⒉皇且獙⒚恳晃粚懽饔信d趣的同學培養成作家,而是希望通過寫作課的訓練,讓同學們發現并提高自己的寫作能力,體會創作的艱辛與喜悅,盡可能地成長為一流的作者?!编嵄<兝蠋熣J為,寫作其實是一門科學,對絕大多數人而言,首先要發現自己的“創作天分”,并通過系統的訓練,讓“天分”像種子一樣生長出來,只要能持之以恒,養成良好的寫作習慣,最終都可在無限廣闊的寫作領域的某一方面,成為優秀的作者。  

     寫作課上的學生們對鄭老師的最初印象,多為聲音平淡清柔,為人溫和儒雅、注重實用。而隨著接觸的深入,同學們也紛紛認識到他幽默有趣的一面。鄭老師為寫作課建立的線上交流群名叫“木劍客之名俠會”,因為愛用非獅非虎的QQ圖像,學生常在群里稱呼他為“獅虎”,他也不時與他們進行互動,將學生習作中有待改進的片段配以風趣點評進行分享,或是就實時新聞、校園生活談論所感。對于這種線上互動師生關系,鄭老師認為,教師應當具有嚴厲一面,同時也要有溫和的一面。作為長輩,嚴格要求的立場不能放棄;同時也應該具有作為朋友的溫情一面,能夠與學生進行平等深入的交流。他坦言自己向學生學習了很多東西:最新的文化潮流、他們所傾心的各類型作品、慣用的表達方式……同時他也將自己的“飛廉的村莊”微信公眾號交給學生打理,刊登課堂優秀習作,將之構筑成為展示學生作品的平臺。協助運營公眾號的團隊成員們認為,老師的構想能夠使優秀的習作不掩埋于塵土,他們愿意參與其中。在他們的努力下,微信平臺已得到不少報刊媒體的關注。  

     

    筆耕不綴:技精于道靜守心

     鄭保純老師本科就讀于華師。1991年來到華師之后,他便加入了學校的桂子山詩社,在陳揚等學長的指導下創作詩歌,后代表華中師范大學參加湖北高校的“一·二九”詩賽獲獎。作為詩賽活動的秘書長,鄭老師參與組織了三屆“一·二九”詩賽。他回望起大學生活:“那個時候校園詩歌的氣氛很好。每個星期都有活動,那時候的博雅廣場,可沒今天這么漂亮,我們晚上一起在草地上讀詩。我們每人都有一個本子,去抄國內外詩人的詩作。大家會把這些抄的詩一起朗誦,也把自己最新創作的詩拿出來討論?!敝钡疆厴I后,他都一直覺得自己努力的方向是寫詩。他的成名作《飛廉的村莊》卻是一本散文集,其創作算是偶然之舉。2003年,在天涯社區閑閑書話BBS版上,他以“舒飛廉”為ID,寫了一組回憶鄉村生活的隨筆,因為得到很多人的關注、追隨與好評,便慢慢地將它結構化、系統化,每天早上起來寫一小段,堅持了一年,最終結成一個十來萬字的集子,由華夏出版社出版,2012年又由天津教育出版社更名《草木一村》再版。有評論家認為,《飛廉的村莊》是網絡文學的重要收獲,與葦岸、劉亮程、李娟等人一起,開創出新世紀鄉土散文寫作的潮流。

     寫文章不難,寫好卻不容易,鄭老師說道,寫作是盡可能把創造力表現出來以發現、完成自我的過程:“文學既是發現你自己的工具,又是發現并創造、整合傳統的載體。中間既有樂趣,卻又艱辛異常?!背擅骷冶砻嫔巷L光無限,但寫作實際上是難度極大、面向孤單的自我、同時缺少安全感的艱苦的腦力勞動。每一個作者都要面對過去浩如煙海的了不起的文本,面對當下由不同的媒介平臺上成長起來的優秀同行。長時期對作品的沉浸,工作的辛勞、孤獨、痛苦,憂郁的負面情緒的挑戰,是寫作負能量的一面。當你意識到能熟練掌握一門技術,能用它來探求事物的真相的時刻,就說明你被你的職業選中了?!安皇且粋€人想要成為一名作家,而是作家這種職業挑中了你,這個時候是很可怕的,已經由不得你寫不寫了?!编嵄<兝蠋焾讨趯懽鞯臓顟B,是對莊子“技進于道”思想的詮釋。  

    目前,散文方面,鄭老師在為《文學報》、《文匯報》等報刊寫一點專欄。小說方面,他剛與網游“劍俠情緣3”簽約,應邀創作官方小說。他還常?;丶亦l去采訪,深入正在轉換的鄉村生活,力圖感受原汁原味的鄉村人、事、風物,幾乎每個月,他都會回孝感老家呆上一兩天,住在空無一人的老房子里,一個人讀書,寫文章。  

     

    探索求新:劍膽琴心敢為先

     在2010年出版的系列小說集《綠林記》一書中,鄭保純老師就進行了復興宋話本的大膽嘗試,業界評論為“代表著國內由類型文學、傳統敘事領域向新文學探求的努力”,文本凸顯出先鋒寫作的氣質, 是國內奇幻文學的代表作品。評論家張定浩認為:“這樣的寫作姿態,一方面多少沾染了些許??扑^的后現代主義特質,即擁有面對精英和大眾的雙重譯碼;同時,又并沒有在后現代式的拼貼、戲仿和反諷中喪失對于生活意義的嚴肅渴求;而是連通了《西游記》、《笑傲江湖》和《魔戒》這種以外部歷險之名暗傳內在修真心法的中西方幻想文學的小傳統。這使得舒飛廉的《綠林記》系列寫作,亦古亦今,既俗又雅,且新且舊,看似散漫無稽,卻自有其內在抱負,以至于我們似乎一下子不知道該用什么美學標準去衡量它,評判它。在這個意義上,文學期刊對于其所謂“太先鋒了”的指認,多少還是有些準確的?!?/span>

     而在鄉土散文的抒寫中,他同樣以獨特的視角勾繪出了與大多數鄉土作家不同的文化圖景。當提及“美麗的中國”、“鄉土文化”,在多數的鄉土作品還停留在批判鄉村的愚昧、黑暗,在描述種種落后的倫理關系時,鄭老師的創作逐步離開鄉愁的美學層面,更多立足于自然主義的視角。他贊同把農民轉移到城市,贊同使鄉村退回到自然、荒野,以一種生態的自然代替原來的鄉村。他贊同城鎮化,他覺得建立一些極具效率的、包容鄉土文化和城市文明的小城鎮,是解決目前城鄉兩級問題的一條道路。他反對桃花源,反對農家樂,反對搶救鄉村的“行為藝術”,在最近的專欄文章中,他以生物的多樣性、生態的修復去觀察鄉村,關注它從傳統的鄉村田園向荒野與農場交織的當代林園的轉換。  

     在被問到給初學者推薦書目時,鄭保純老師提到的是《西游記》。他稱之為“一本最簡單又最復雜的書”。因其豐富的情節與個性鮮明的人物,《西游記》衍生出影視、文字等多種樣態,它把中國深層次的文化結構,即儒家、道家、佛家的思想,以“內丹”的概念統一起來。他談到,“內丹”的概念并不像我們所想的那么深奧晦澀?!段饔斡洝?,《射雕英雄傳》,當下的網絡玄幻小說,公園中的太極拳等活動,核心思想都在于“內丹”——人們如何通過身體的修煉,把宇宙的“氣”和自己的“氣”交會到一起,天人合一,來滋養活潑潑的生命。  

     

    紙張之外:愿得浮生半日閑

     教學科研之外,鄭保純老師談到他的愛好,一是堅持每天早起,繞沙湖公園跑步,一是看電影。除了國內外科幻武俠相關題材的類型電影,他也對文藝電影頗有興趣,伯格曼、侯麥、安東尼奧尼、黑澤明、金基德、昆汀、徐克……他喜歡窮盡一個導演的代表作,一站一站往下看。青年時期的鄭保純老師尤好收集碟片和淘舊書。他收集有近兩千張碟片。當年武漢的諸多舊書店,藏在條條小巷,他幾乎每周都去光顧。這些文化人的習慣,現在都被網絡打敗了,說到這些,鄭老師言語中也不免遺憾:“方便是方便了,但實際上走進舊書店淘灰塵撲滿的舊書,在汗津津的碟屋里淘碟子的樂趣沒有了?!?/span>

     

     對于鄭保純老師而言,還有一大快事,便是自己下廚做飯。他笑道,自己最喜歡的事其實是逛菜場。每周送讀高中的兒子去培優時,他愛去逛漢口的沈陽路菜場。趕巧的是,菜場里的菜販都是鄭老師的同鄉人,說著孝感話。因為有幼年時種菜買菜、親近泥土的經驗,他戲稱自己是“最精明的買菜人”,蘿卜白菜,都挑得出最新鮮的。他每天守時回家做飯。師母與兒子對鄭老師的手藝贊不絕口。  

     雖然帶出過龐大的作家團隊,但在家庭教育方面,鄭老師卻并未過多干涉孩子的作文:“重要的,是讓他有感受、觀察、思維、想象的能力,這一切是寫作文的根本?!闭劦嚼硐氲纳顮顟B,他認為當下能夠把書教好,寫好論文,每年寫出幾篇小說、十幾篇散文,讓自己的創造能力、所謂的天分生長起來,便已然是理想的狀態了。  

     風吹梧桐樹,我們在梅亭訪問鄭老師。他說當年《搖籃》編輯部就在七號樓后面。在給校園里有著文字夢的學子們寄語時,鄭保純老師說:“文學也好,寫作也好,天分真的不是很重要?;蛘哒f,我們本來就具有這種天分,更重要的是閱讀、訓練,沿著一個相對的有規律的、科學的路徑,去創作、去練習。假以時日,我認為大家都可以成為非常出色的作者?!?/span>  

     

    上一條:【教師專訪】劉兮穎老師:傾心為人師,漫步科研路 下一條:【學子專訪】第九屆師范生技能大賽粉筆字一等獎得主夏婧暄

    關閉

    lol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