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鏈接

    當前位置: 首頁>>文苑風采>>詩歌散文園地>>正文

    第二屆桂子山詩歌對話會舉行

    發布日期:2016-11-01 17:09  作者:敖翔  點擊:

    (通訊員:敖翔)10月30日上午,由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華中師范大學詩歌研究中心、《中國詩歌》編輯部、《詩鐫》編輯部聯合主辦的第二屆桂子山詩歌對話會“詩的新與舊:本質與功能”在文學院一樓學術教室順利舉行。著名學者、復旦大學蔣凡教授,中國文學地理學會會長、廣州大學曾大興教授,著名詩人、湖北省詩詞創新研究會副會長傅占魁,江西師范大學杜華平教授,魯迅文學獎獲得者、湖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田禾,著名批評家、長江文藝出版社編審趙國泰,著名詩人、洪山區作家協會主席張少林,著名詩人、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法官饒彬,著名法國華裔詩人張化,黃鶴詩社副社長高寒,著名詩人、《語文教學與研究》主編劍男等嘉賓出席活動。對話會由詩歌研究中心副主任、文學研究所副所長鄒建軍教授主持。參與本次對話會的,還有本地的一些詩人、本校的研究生及詩歌愛好者。

    活動伊始,我院2015級碩士敖翔以一首《蜀道難》(李白)的古詩朗誦,歡迎各位嘉賓的到來。對話會進入第一個階段,曾大興教授率先發言。他認為新舊詩不能相互對立,而應彼此汲取營養。新詩的魅力在于可以表現更為豐富的內容,形式上不受格律的束縛;舊詩則勝在其精致閑雅的審美韻味,二者各有所長。詩人田禾對此表示贊同,他結合自己的創作經歷,強調舊詩、新詩應該相互學習、融合。當前新詩創作存在五類大的問題,即缺乏社會責任感、刻意追求技巧導致過分晦澀、形式大于內容、口水詩泛濫以及“先鋒”詩刻意標新立異。同樣,當前的舊詩創作也存在一些問題,不少舊體詩人的創作往往大同小異、缺乏個性。對此,蔣凡教授引用現代學者劉文典“詩即觀世音菩薩”的論斷,認為無論新體舊體都必有三要素:生活(“觀世”)、音律(“音”)、悲憫(“菩薩”),并當場吟誦了杜牧的《清明》、王之渙的《涼州詞》、蘇軾的《蝶戀花》等三首古詩。  

    針對田禾提出的舊詩創作“大同小異”的觀點,杜華平教授持有不同看法,他認為舊詩創作必須先立再破,唯有先學得“像”,才能在此基礎上有所創新,新舊體詩歌創作都必須承載和傳達現代人的思想和精神。法官饒彬則提出了一千個人就有一千種詩的看法,每一個人都應尊重他人對于詩歌的認識。詩歌不僅存在于遠方,更存在于當下,詩人應該從身邊生活中發現詩意。他還當場朗誦了自己的作品《失眠》,引起了與會者的濃厚興趣。隨后,我院2016級碩士朱曉薇帶來新詩朗誦《大堰河——我的保姆》(艾青),獲得一陣熱烈的掌聲。  

    對話會進入第二個階段,關于詩歌的探討愈發熱烈。傅占魁重溫了自己艱難的學詩歷程,表達了對詩歌的熱愛。劍男認為舊詩和新詩的關系并未斷裂,優秀的新詩實際上繼承了舊詩的精神。同時,他不提倡寫作舊體詩,他指出舊體詩難以表現現代生活。  

    對此,曾大興教授持反對態度,認為舊體詩創作同樣可以吸取現代詞匯,而并非已經僵化。盡管新舊詩差異明顯,張少林仍然堅持認為優秀的新舊詩實際上擁有兩大共同元素,其一都重視立意(注重意象和意境),其二是注重語言剪裁(語言精練,講求音韻)。我們對舊詩應有一種敬畏之心,對新詩則應當有向往之情。趙國泰則以“典雅收斂”和“張揚奔放”兩個詞概括了舊詩和新詩的總體特征,主張新舊詩創作都應追求極致,切不可陷入極端,這是當下中國詩壇存在的問題。  

    在第三個階段,我院2016級碩士丁萌獻上古詩朗誦表演《春江花月夜》(張若虛)。2016級碩士甘小盼代為宣讀了因特殊情況未能到場的《中國詩歌》執行主編謝克強的發言。謝克強認為詩的新與舊是相對的,新詩中有優秀的作品,舊詩中也有優秀的作品,因此兩者不可對立,而要有機地統一起來,只有這樣,中國詩歌才可以進入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  

    主持人鄒建軍教授對今天的對話會進行總結,他認為今天的探討相當熱烈,大家圍繞詩的新舊問題,進行了廣泛而深入的對話,在相當程度上達成了共識,為起草“中國詩歌宣言”奠定了基礎。歷代都存在新詩與舊詩的區別,詩人的探索推動了詩的發展,而新的東西出來之后,舊的東西也不可能消失,所以新舊對立是一種常態,對此不必大驚小怪。中國詩人不僅要以開闊的胸懷對待詩的新與舊,還要以開闊的胸懷對待文化的西與東、古與今。同時,詩體也是多種多樣的,各種詩體中都有上品也都有下品,我們不能以個人的好惡來否定他人。  

    在一片熱烈的掌聲中,本次詩歌對話會圓滿結束。

     

    上一條:騷壇斗詩緬屈子 詩韻流芳意綿長——寒梅詩社第四屆端午詩會順利舉行 下一條:文華講談第五期暨搖籃文會第一期順利舉行

    關閉

    lol电竞竞猜